小故事,大道理   
山神的口味

  长白山的深处有个叫刘家窝铺的小村子,村里有个叫刘二的年轻人,人很机灵,性格也随和,可就是时运不济。他成年在深山老林里转悠,衣服挂烂了四五身,鞋子磨破了七八双,到头来愣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大老爷们儿坐在炕上侃大山,总要拿刘二当话题,说什么“这小子倒霉透顶了,吐唾沫都要砸自己脚后跟”。刘二也觉着邪乎,爹娘在世的时候没做过啥缺德事,这命咋就跟自己较上劲了呢?

  觏靴草绿了又黄,马虎岭黑了又白。辞灶这天的鞭炮一响,家家户户就忙着屠鸡戮鸭,杀猪宰羊,把上好的尖儿干干净净地拾掇出来,留着供奉山神用。因为老八辈子就有话:这赶山的一年到头满山满岭风里雨里地转悠,全靠山神爷照应。所以在祭祀这件事上,刘家窝铺的男女老少谁都不敢来半点含糊,生怕山神爷吃得不高兴了,让自己全家步刘二的后尘。

  腊月三十那天,刘二先去左邻家瞧了瞧:桌上摆的是鸡鸭鱼肉;再去右舍家瞅了瞅:桌子上堆满了山珍海味。不看不打紧,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别人一年到头赚了个盆满钵盈,自己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折腾了个啥呀!金砂淘不到一粒,山参挖不到半根倒也罢了,连张皮子也扛不回来,你说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可叹气归叹气,窝火归窝火,这年还得过,山神爷还得供奉。

  刘二摇了摇头,从缸里摸出几个咸菜疙瘩,细细地切成丝,淋上油盐酱醋,又炒了几盘山野小菜,烫了一壶自家酿的老酒,完了烧上三炷线香,化了几百纸钱,凑凑合合地算是把年过了。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半夜一过,山神爷照例要到人间巡视一番。可家家户户的鸡鸭鱼肉山珍海味真让山神爷吃腻了胃口,他三转悠两转悠,就进了刘二家。一瞅桌上的供品,嗬,有特色,再尝一口,哎呀,连汗毛孔都觉得清爽。几筷子下去,盘子就露了底,山神爷意犹未尽地一抹嘴,“刘二呀刘二,你小子算是摸透爷的心思了。得,今年你就等着发财吧!”

  山神的口味这一年刘二可就发了大财。别人能淘澄三五粒金砂就高兴得不行,刘二却是一把把地捞出来;别人能挖到一两棵老山参就算烧高香了,刘二却一捆捆地抱回家,跟捡柴火似的,还全是上上等的七品叶!几个心眼活的后生进山时悄悄跟在刘二后面,打算捡个仨瓜俩枣的,可没等赶到跟前,刘二已经把那些山货揣到口袋里去了。

  刘家窝铺的爷们儿看得心里冒火眼里放光,可就是没辙。几个心细的老娘们儿围住刘二:“你说说,给山神爷吃的啥?”刘二说了实话:“山野小菜、成菜疙瘩。”老娘们儿不信,刘二脖子一挺:“谁蒙人就让谁出门碰上黑瞎子!”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几个老娘们儿暗暗地把刘二的话记在心里,当成圣旨。

  北风吹,雪花飘,雪花飘飘年来到。这一年除夕,刘家窝铺的老老少少跟商量好了似的,一窝蜂地往供桌上整山野小菜、咸菜疙瘩,让原本满心欢喜的山神爷吃得眼冒金星口吐绿水,脸都成了山野小菜的颜色,真真是伤透了心,倒足了胃。

  山神爷叹了口气,“罢了罢了,还是去刘二家看看吧。”这一去,可把山神爷给乐坏了。为啥?发了财的刘二和刚过门的媳妇铆足了劲儿给山神爷上了一桌子山珍海味,热腾腾香喷喷,让山神爷吃得直喊舒坦。

  就这样,刘二一家渐渐成了当地首富,原本穷得丁当响的刘二成了红光满面的刘员外,那大院收拾得比县太爷住的衙门都气派。谁要是不信,去长白山马虎岭刘家窝铺瞧瞧就知道了,那栋大院现在已经开辟成一个旅游景点,游客多得都挤成堆了。

  五百年以后,一个叫刘晓东的人蹲在北京潘家园古董市场的路灯下翻阅一本发了黄的家谱时,一个自称姓刘名二的白胡子老头用拐杖敲了敲书脊,问道:“明白了?”刘晓东惊出一身冷汗,榆木脑袋一下子开了窍,连连说:“明白了,明白了。”然后起身给下岗好几年的大姐发了个短信息:“一本生意经,通共四个字:‘逆向思维!’这可是咱老祖宗亲口告诉我的!”

前一篇<<上一篇:山神和少年   下一篇:黎明的鼓声 >>后一篇
Copyright © 小故事网,提供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在线阅读 版权所有